广告

同方董事长周立业二三事

同方董事长怎么了?

中国校企第一股同方股份近年可谓命运多舛,其半路杀出的总裁黄瑜导演了一幕幕资本闹剧,留下一个个残局和窟窿,也把同方带入泥沼,而科技观今日又发文表示,同方能有今日之危局,固然拜不务正业的黄俞总裁所赐,而身兼公司委书记和董事长的周立业,恐怕也不能脱身事外。

文章说,董事长本应是公司的灵魂。董事长可以不做具体工作,但不能没有思考和底线,他要为公司谋战略、谋方向、谋发展、控风险,甚至未雨绸缪……而已上位三年的同方股份(600100.SH)董事长周立业,显然是没有做到这些,而且还存在严重失职的嫌疑。

【1】

同方股份2017年被上证50指数开除,2018年被踢出上证180指数,新近预计2018全年亏损竟达11.5至17.2亿……

科技观今日推文中数据显示,这与周立业董事长和黄俞总裁一系列错误抉择有关。

文章说,2017年,周立业董事长和黄俞总裁以“接盘侠”的勇气,发起同方股份对上海莱士(002252.SZ)30%股权的300亿巨额并购,后被证监会果断喊停;2018年三季度,上海莱士自爆12.9亿巨亏,年底复牌股价蒸发六成,近期更将2018全年亏损上限调至15.3亿。由此看来,当年的收购令人匪夷所思。而同方原拟发股收购海外血液制品投资平台天诚国际的重组方案,也被业界盛传为挑战证监会智商的又一“壮举”。

科技观文章说,同方斥资30.7亿认购的天诚国际24%股权,能从其财报内容中找到。然而,根据《公司章程》和《投资管理制度》的规定,上市公司“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财务报告中净资产10%”的投资项目,是需要提请股东大会批准的。同方的净资产从来没达到过307亿,所以超过30亿元的投资,理应执行这项规定。但作者搜遍同方所有公告,没有发现同方就投资天诚国际事项召开过股东大会。

科技观认为,清华同方为了这项投资可谓是苦心积虑。由于同方2016年底经审计净资产是218亿,此后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投资事项的红线就是21.8亿。于是,同方先在2017年初动用10.2亿,参与设立境内合资公司广东同方莱士,以该公司作为向境外传出资金认购天诚国际一部分股权的跳板;之后又在2017年6-8月,通过海外全资子公司UniversalAxis直接出资20.5亿认购天诚国际另一部分股权,前后两次合计出资30.7亿元,以错开时间、化整为零的方式,成功规避股东大会权限,且无视清华大学、发改委和商务部针对跨境投资的审批备案规定。

而根据这篇报道看,天诚国际现状堪忧。仅2018上半年综合收益就亏掉了4.3亿,最大资产为百亿级并购商誉,其股东换购上海莱士股票的计划也恐将成为黄粱一梦。

【2】

科技观推文表示,周董事长还可能涉嫌避开上市监管利用同方现金投资。

文章显示,2018年底,大唐国际发电在上海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同方投资36%股权,决心结束与同方长达14年的“爱情长跑”。同方投资自2004年成立至今,同方股份一直是其持股45%的第一大股东,但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同方投资的另两家股东,分别是持股36%的大唐国际发电和持股18%的杭州钢铁集团。

根据上海产交所备查资料显示,注册资本5.5亿的同方投资,在已向股东累计分红回本的基础上,净资产仍达11亿,历史上不仅没有实质性负债,而且资产较为殷实,2016年底在手现金6.6亿,唯独在2017年底的财务报表上出现了“其他非流动资产”4.3亿这样一个奇怪的数字。

科技观因此结合自媒体此前爆料认为,这项高达4.3亿的“其他非流动资产”,正是同方投资2017年初向信远系某公司支付的同方环境股份有限公司40.5%股权转让款。

但蹊跷的是,工商信息显示,从信远系某公司接手同方环境上述股权的主体,却是一家名为上海朵迈的有限合伙企业,且上海朵迈的实际控制人仍为信远系!

更出奇的是,同方投资支付4.3亿股权款至今已满两年;但两年来,同方投资既不要求交割同方环境40.5%股权,也不收回4.3亿巨款,甚至财报上连资金占用费都不见收取。

据自媒体爆料,同方投资实是为有意收购同方环境股权且由同方总裁黄俞控制的某敏感关联上市公司垫付所需款项,付款后不交割则是为了防止同方环境股权落实在同方投资后,不易进行后续转移操作。

相关文章